Christopher Fix 亚洲衍生品交易量持续上升





Christopher Fix 亚洲衍生品交易量持续上升

亚洲市场对本地以及全球的投资者而言变得愈来愈重要。随着全球市场一体化,地球一端发生的事件几乎会即时影响地球另外一端。如此一来,投资者对全天候交易产生愈趋迫切的需求。我们留意到,期货作为一种出色的对沖工具,在亚洲区的交易量不断上升,这增长不仅来自亚洲投资者,亦更显着地受来自全球投资者在亚洲交易时段的交易量所带动。

亚太地区的机构交易成本通常高于其他地区,并会对投资回报产生重大影响。在亚洲的发达市场,如澳洲、香港和日本,交易成本与美国趋同;而中国、印尼、菲律宾和泰国等新兴市场国家的交易成本仍然偏高。

亚洲交易成本偏高

提高交易执行效率的意义不仅在于提高交易回报,同时也受到监管改革的影响,例如欧盟金融工具市场指令II(MiFID II)要求拆分调研费用和交易费用。从今年1月初开始,MiFID II正式实施,亚洲投资者也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连锁反应,尤其是那些在欧洲拥有大规模业务的跨国公司。

亚洲交易成本偏高的部分原因是其市场的异质性(market heterogeneous),因此亚洲市场对调查及研究的服务、卖方分析师提供的谘询服务,例如投资者与公司管理层联繫的需求也显着上升。管理投资组合人员通常将上述服务费用与佣金一併支付。拆分研发和交易费用的措施能够潜在地降低交易成本,而通过採用电子交易,则可以较低的佣金寻找利润。

事实上,亚洲外滙市场对电子交易的使用有明显攀升,虽然有关发展与其他较成熟的市场相比仍有一段差距。电子交易目前佔芝商所每日期货交易量的99%。

上述增长推动力来自电子化的优势。在价差较窄、成本较低及流动性更高的情况下,电子交易能够让规模较细的投资者(例如初创对沖基金及散户投资者),以极低的成本进行交易。投资者还可以在这些电子平台上使用对沖分析和风险管理等工具,即时管理瞬息万变的交易风险。

透过期货接触不同资产

由于期货能够在市场不确定性和波动性高的时候,为交易者提供有效的对沖手段,因此即使亚洲市场交易成本偏高,但期货交易依然受投资者青睐。

期货产品主要用于风险管理和对沖,同时也适用于投资组合的多样化管理。期货的吸引力主要表现在其高度的透明性、流动性以及传统债券和股票投资工具无法媲美的多样化。期货交易还可让投资者接触到不同的资产类别,包括利率、股票指数、外滙、能源、农产品和金属等。与其他金融工具不同的是,期货交易能够为投资者提供透明度和即时流动性。期货也是一个有效的多样化投资工具,原因是部分上述资产类别与传统债券和股票市场的相关性很小,同时保持较高的流动性。

亚洲影响力进一步增强

亚洲佔全球经济增长的60%,其对全球市场的影响力也在不断快速上升,其中可以留意到的就是交易量的不断上涨。2017年全年,芝商所亚太地区投资者日均交易量达到66.4万份合约,同比增长5%,其中利率、外滙和金属产品均实现了双位数增长。更重要的是,亚洲交易时段──即香港时间早上8时至晚上8时──还呈现出高度的流动性,该时段的市场参与者遍及亚洲乃至全球。2017年芝商所期货和期权日均交易量高达220万份合约,3年複合年均增长率高达9%。

随着中国、日本和印度成为全球主要金融市场以及美国国债的主要持有者,全球事件(例如美国联储局2017年6月份的加息)成为推动亚洲交易量飙升的主要动力之一。在至15日联储局宣布加息期间,芝商所利率合约交易量的上涨幅度高达70%。

该交易量增长动力延续了自2017年初以来的上涨趋势。这同时也进一步证明了亚洲交易时间的重要性,而市场参与者也不再由于其交易时段位于「标準」交易时段之外,而感到处于「弱势」地位。

即时回应国际事件

事实上,在亚洲交易时间进行交易可能是一个很大的优势。举个例子,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宣布结果之时,唯一开盘的是亚洲市场。当天全球成交量为4400万份合约,其中40%,即1800万份合约是在亚洲交易时段完成,远远高于全球日均交易量。

另一个例子是,当道琼斯指数暴跌近5%后,在美国市场第二天重新开盘前,芝商所在亚洲交易时段的期货交易量高达1100万份合约。

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将会在2018年持续,例如英国脱欧谈判,特别是关于爱尔兰贸易和边境问题、意大利、墨西哥及巴西总统大选,以及美国国会选举等。这些因素都将继续影响金融市场和投资者。

上述因素,加上已有的地缘政治风险,可能会进一步增加市场不确定性,而期货市场能够协助市场参与者管理这些风险。

随着世界一体化程度继续提高,风险事件可能在很短的时间波及全球,交易者需要根据即时情况在极短的时间内作出投资决策。投资者可在亚洲交易时段,对在美国和欧洲时区以外发生的市场事件作出即时反应。我们也期待看到亚洲衍生品市场的全球影响力在接下来几年继续增长。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